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币圈第一家财富500强能否成功“过冬”?

币圈第一家财富500强能否成功“过冬”?

时间:2022-06-05 21:02:40 来源:风生焱起 浏览次数:9 我来说两句(0) 字号: T T

币圈第一家财富500强能否成功“过冬”?

说到Coinbase,这家公司曾在币圈创下过多个第一。

这家公司是在10年前成立的,当时它也是美国第一批搞虚拟币的公司之一。2017年,它成了币圈的第一家“独角兽”公司,估值达到16亿美元。2021年,它成了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虚拟币交易所。你的亲朋好友想投资虚拟币,八成也会先找到Coinbase。它也是第一家花几百万美元在“超级碗”上打广告,而且直接粘上了自家APP的二维码的公司。这个广告播出之后,瞬间为APP引流2000多万的访客,导致它的网站都被堵塞了。

对了,今年Coinbase还成了第一家跻身“财富500强”的虚拟币公司。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Coinbase也具有很多先发优势。比如,Coinbase是目前美国交易量最大的虚拟币交易所。它的联合创始人和大股东布莱恩·阿姆斯特朗的资产净值已经接近30亿美元。初期为它注资的一些风投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比如安德森霍洛维茨公司和联合广场风投等等。有些股东甚至还成立了自己的虚拟币主题基金,希望能找到币圈的下一个Coinbase。

不过Coinbase今年一季度的业绩却让华尔街的不少人跌破眼镜。Coinbase的利润一向是非常亮眼的,今年一季度却出现巨亏,亏损额达到4.3亿美元。它的月交易用户也从2021年四季度的1140万缩水至920万。Coinbase表示,公司预计第二季度将同样不容乐观。从年初到现在,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的252美元暴跌至67美元,跌幅达到73%。

对于一家习惯了事事争第一的公司来说,这可以说是一个惊天逆转。

更糟糕的是,就在客户们纷纷逃离的同时,竞争对手们却在伺机而动。币圈大佬SBF也在美国创办了一个一站式虚拟币交易平台FTX,而且现在还在向证券转型。全球最大的虚拟币交易所币安在美国的分支机构也已成立,并且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低费用的交易平台。连在线股票交易平台罗宾汉也在今年5月份表示,该平台将开设虚拟币和NFT账户。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我们明显可以看出,Coinbase并不像那些业务多元化的工业和服务业企业那样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只有在客户疯狂追捧虚拟币的时候,它才会化身成一台暴利的赚钱机器。Coinbase有90%的收益都是这么来的。但是在最近6个月里,比特币的币值下跌了46%,以太币下跌了53%。像泰达币这种所谓的“稳定币”也失去了与美元挂钩的能力。还有一些虚拟币,比如特拉公司的Luna币已经彻底砸盘。可以说,最近半年,币圈遭到了一轮血洗。Coinbase自然也无法幸免。

面对这种情况,投资者们自然而然地发出了灵魂拷问:虚拟币还有救吗?就算答案是肯定的,它又能在主流化的道路上走多远?Coinbase又能从中切下多大的蛋糕?以前Coinbase也被问到过这个问题——比如2018年的时候,虚拟币也曾经历过一波寒冬。对此,Coinbase的运营总监艾米莉•崔在财报会议上表示:“我们的地位仍然是稳健的,我们的资债情况也很健康。以前我们也经历过几次市场下行,但之后我们每次都会变得更强大。”阿姆斯特朗也引用了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别人恐惧我贪婪”。只不过众所周知,巴菲特本人对虚拟币一直是持怀疑态度的。

阿姆斯特朗第一次听说比特币是在2010年的寒假。当时他正在圣何塞老家的父母家里,他偶然在网上看到中本聪写的那本神秘白皮书。那时一个比特币的价格还不到1美元。阿姆斯特朗2021年回忆道:“当我看到比特币白皮书时,我的想法是:‘哇,这好像就是下一个互联网。’我们能不能在这个技术基础上,打造一个更自由、更全球化的金融系统呢?”

阿姆斯特朗从此对虚拟货币产生了兴趣。2011年底,也就是他在Airbnb当工程师的时候,他每天晚上下班后,都要再写四五个小时的代码,这些代码就是Coinbase的前身。“我简直控制不住自己想做这件事情的欲望。”他后来回忆道。后来阿姆斯特朗给初代产品起名叫BitBank,一开始,这个产品只是想给用户提供一种安全的比特币存储方式,这样就不至于发生用户忘了64位私钥而再也打不开比特币账户的事了。这可以说是虚拟币走向大众化的一种尝试。不过阿姆斯特朗很快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存储方式安全不安全,这对于人们并不重要,因为大家甚至找不到一种方便的渠道来购买比特币。因此,到了2012年年底,阿姆斯特朗和另一位创始人、前高盛交易员弗莱德·埃尔萨姆又在 Coinbase上添加了“购买比特币”功能。

这款产品一经推出便大获成功,用户很快被这个APP的流畅性所吸引,它让投资虚拟币更像是买卖股票,从而褪去了区块链技术自带的一股神秘感。到2013年12月,Coinbase上已经有了65万多个比特币钱包。风投家很快对它产生了兴趣,它在2013年5月、12月分别完成了A轮和B轮融资,两轮合计融得3000万美元。它的投资者不乏VC界的一些知名大佬,比如安德里森霍洛维茨公司等。安德里森霍洛维茨公司的克里斯·迪克森曾在一篇博文中指出:“比特币是互联网经济机制的第一个值得肯定的尝试。但是要想得到广泛普及,比特币还需要一个杀手级应用,就像网页浏览器之于HTTP,邮件客户端之于SMTP一样。”而Coinbase恰恰有这个潜力。在这方面,Coinbase表现得也很有远见,它并没有与监管机构躲猫猫,而是选择与监管机构合作,树立一个安全可靠的虚拟币交易所的形象,从而更好地向大众推销自己。2017年,Coinbase获得1亿美元的D轮融资,成功成为币圈首个“独角兽”,这对于Coinbase甚至整个币圈都具有里程碑意义。虚拟币也迎来了发展的全盛时期。

币圈第一家财富500强能否成功“过冬”?

但是到了2018年,虚拟币迎来了一波寒冬。

虽然这已经不是币圈第一次过冬了,但2018年的这个冬天却比以往更冷一些。Coinbase的运营总监艾米丽·崔第一次见到阿姆斯特朗是在2017年,之前她在领英公司当了很多年的高管。阿姆斯特朗从经济上和技术上向她勾勒了Coinbase的前景,他深信区块链技术可以提高全世界的经济自由度。艾米丽·崔被这碗鸡血灌得浑身战栗,二话没说就跳槽到了Coinbase。

2017年12月的时候,比特币的币值一度逼近2万美元。但等到2018年3月艾米丽·崔入职的时候,比特币已经跌到了1万美元左右,在她入职一年后更是暴跌至3200美元。今年5月初,艾米丽·崔在接受《财富》视频采访时回忆道:“当时,天真的我根本没有为这种情况做好准备,我对即将到来的波动毫不知情。”

不过,这对Coinbase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在2017年的市场繁荣时期,Coinbase已经暴露出了几个问题,有些甚至是基础性的问题,比如网站是否有能力处理日益增长的客流量的问题。还有一些问题更加棘手,比如以太坊币值闪电崩盘的问题等等。等这一切消停下来之后,Coinbase开始重振旗鼓。阿姆斯特朗也曾经说过:“和平时期与战时的做事方法是不一样的。”

据《财富》当时报道,Coinbase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裁员,反而是在这一年里将员工人数翻了一番。当然,这主要是由于投资者仍对虚拟币抱有浓厚的兴趣。在D轮融资过去一年多后,Coinbase再次启动融资,其估值也达到80亿美元。

在这个过程中,有些高管离开了,另一些高管留下了——比如艾米丽·崔 。她表示:“经过了这一切之后,我们公司变得更强大了。我们学会了如何面对事业的起起落落。”

现在Coinbase的规模显然要比那时大得多了,它已经从光脚的变成了穿鞋的。以前所有人都可以在走廊叫住阿姆斯特朗,拉着他谈谈自己的新想法,但是现在,Coinbase已经有了将近5000名员工,这种做法显然已经不现实了。新冠疫情发生以来,Coinbase变成了一家以远程办公为主的公司,也不再设正式的企业总部。它现在也愈发正规化了。它采取了贝恩咨询公司的RAPID管理框架,以帮助加快决策进程。在去年10月的一篇博文中,艾米丽·崔曾表示,这样的框架有利于很多问题的决策——比如是否退出某个市场。

虽然如此,但Coinbase仍然保留了币圈的一丝敢于打破常规和藐视传统的文化。比如,阿姆斯特朗仍然喜欢在推特上硬刚那些批评Coinbase的人。2021年,美国证监会强迫Coinbase停止推出一款借贷产品,阿姆斯特朗例在推特上表示,“证监会的行为是鲁莽的。”2020年,Coinbase决定公司将采用一种“去政治化的企业文化”,艾米丽·崔认为这是公司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她表示,Coinbase的企业文化“从前面看是生意圈,从后面看还是币圈。”只是正是它商业化的一面,让一些分析师开始质疑这家公司的未来。

对于不懂币圈术语的人来说,听Coinbase的财报会无疑是一种折磨。虽然会议上充斥着去中心化、NFT、运营成本这种术语,但实现上Coinbase的业务并不十分复杂。它大约87%的收入都来自每笔交易的手续费。今年一季度,Coinbase有大约7%的收入来自客户通过该平台进行权益质押而产生的手续费。还有3%来自线下储存客户虚拟币的手续费。不过这些业务最终也只会被分析师视为“周边业务”。

Coinbase的收入主要还是靠交易,但这笔收入并不稳定。当市场向好的时候,Coinbase的商业模式会表现得非常出色。2021年,Coinbase的散户投资者为它贡献了64.9亿美元的交易费,比2020年上涨了524%,比2019年上涨1399%。而机构投资者也贡献了3.463亿美元的交易费,比2020年上涨519%,比2019年上涨1051%。

相比之下,Coinbase今年一季度的营收确实令投资者感到恐慌——收入同比下跌了35%,而支出则同比上涨111.6%。支出的增长或许与最近的招聘有关。这两年,Coinbase的员工人数先是从2020年底的1249人增加到2021年底的3730人,现在更是增长到了4900人。至于利润,则是每股净亏损1.98美元。不过早在几个月前,Coinbase就曾提出预警,表示币圈的新一轮熊市已经迫近。就在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Coinbase的股价暴跌26%。而在5月16日之前的一个月,被做空的股票数量猛增43.5%。瑞穗高级分析师丹·多勒夫在当周周末曾表示:“Coinbase昨天遭到了报应。”

Coinbase在股市上遇到的困境可能不会很快缓解。虽然高盛分析师威尔·南斯曾在五月份的一篇文章中称Coinbase是“进军原生加密币生态的蓝筹股”,但目前看来,大多数投资者并不愿意碰处于成长期的高风险股票。南斯也表示,如果各大虚拟币的币值没有回到上行轨道,那么Coinbase的盈利能力也不可能很快恢复。

但是从长期来看,人们最担心的是,Coinbase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瑞穗高级分析师丹·多勒夫指出,由于币圈的竞争日趋激烈,加上Coinbase的手续费确实很高,因此它并非没可能重跑腿TD Ameritrade和E*Trade这些平台的覆辙——这两家公司就是因为过于依赖交易费收入,后来在价格战中被迫采用零手续费策略,不久就被更大的竞争对手收购了。

多勒夫对《财富》表示:“我们并不是预言它会破产,但如果币圈的‘冰河期’持续下去,我认为他们的资债情况将很不乐观。”

目前Coinbase的账面实力还是比较雄厚的。截止到3月31日,它大约持有60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并持有13亿美元的虚拟币资产。尽管它还欠着34亿美元的长期债务,但最近的一笔债务到期的时间也是2026年。

目前的Coinbase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很多“财富500强”公司在起步期都曾经历过这个阶段。公司的增长引擎愈发商业化,要想继续增长,就必须推动业务多元化。Coinbase这几年也一直在探讨多元化的路径,尤其是2021年上市以来。展望未来,艾米丽·崔认为Coinbase的交易业务或将类似Meta或者Alphabet的广告业务,它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下一波创新提供资金和动力。

至于下一代的创新技术是什么,目前还在研究当中。不过为了“过冬”,Coinbase可能会叫停一些比较激进的战略。比如该公司已经放弃了再将员工增加两倍的打算。据报道,Coinbase将冻结招聘两周,并将削减在亚马逊网络服务上的支出,同时将加快推进交易、质押和托管等业务。该公司首席产品官苏洛吉特·查特吉在推特上表示:“纪律和重点一向对Coinbase非常重要,而且在当下更为重要。”

Coinbase已经将眼光投向了加密货币以外。它尤其关注Web3技术,Web3可以看作区块链化的互联网,在查特吉眼中,它是一个庞大的线上世界,用户不仅可以阅读和创作,更重要的是可以拥有自己的信息数据主权,而不是让自己的数据被那些“无面人”一样的大企业掌控。为此,Coinbase一直在打造新的产品线,比如最近正在内测的一个NFT市场平台。毫无疑问,Coinbase在NFT领域面临的竞争是很激烈的,因为相比于OpenSea等领跑者,Coinbase才是在NFT上起步较晚的那一个。除了数字艺术之外,Coinbase还希望挖掘NFT的其他潜力,音乐和房地产是两个比较可能的方向。

查特吉认为,Web3用户有从不同的DeFi协议中获取虚拟币的需要,而Coinbase的钱包则可以用来存储这些“跨链币”。该公司还在打造一个“Coinbase云”,它将为开发者提供开发虚拟币项目所需的API和基础架构。Coinbase旗下还有一家名叫Coinbase Ventures的风投公司,它在今年一季度投资了37家公司,其中大约20家都是做金融科技的,所以它也成了金融科技领域最活跃的风投之一。

当然,目前仍然看好Coinbase的投资者也不在少数。比如币圈大佬埃尔扎姆就在5月份买入500万股该公司股票。凯西·伍德的ARK投资公司也在Coinbase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次日买入了55万股该公司股票。JMP证券公司的金融科技研究主管德文·瑞安认为:“区块链正在打造全新的经济形态,很少有公司比Coinbase更了解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方向。”他对Coinbase的股价目标是250美元。至于目前的市场现实支不支持Coinbase施展它的抱负,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币圈的这个冬天有多长、有多冷。当然,你也可以猜猜,哪家公司将第一个成功抢占Web3时代的先机。

译者:朴成奎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商机推荐更多»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293')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293')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6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293')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newstime,titlepic,smalltext,writer,diggtop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293') and (id in (,,,,,,)) order by newstime desc limit 1,6